numbgps

team ironman,team downey✪ω✪

moya玩具房:

怀念小神龙俱乐部的昔日风采--《夜行神龙》 

       One thousand years ago

  一千年前

  superstition and the sword ruled.

  迷信与刀剑统治着世界

  It was a time of darkness. It was a world of fear.

  那是个黑暗的时代,是充满恐惧的世界。

  It was the age of gargoyles.

  那是夜行神龙的时代

  Stone by day, warriors by night,

  日间为石,夜间为战士

  We were betrayed by the humans we had sworn to protect,

  我们被我们誓言所保护的人类背叛

  Frozen in stone by a magic spell for a thousand years.

  被一个魔咒冻结,化为石像千年之久

  Now, here in Manhattan, the spell is broken, and we live again!

  现在,在迈哈顿,这个魔咒解除,我们再度复活起来了!

  We are defenders of the night!

  我们是夜晚的保护者

  We are

  我们是

  GARGOYLES!

  夜行神龙!

  这就是在1994年由迪斯尼推出的动画剧集夜行神龙(GARGOYLES),相信很多人第一次接触它都是在98年左右的小神龙俱乐部,在迪斯尼众多动画中它是那么与众不同,没有了迪斯尼一贯的轻松幽默,而是一股中世纪的腥风血雨扑面而来,洋洋洒洒78集诚然是一部现代的传奇史诗,其中涉及了大量的中世纪神话传说,登场人物众多之间的关系又异常繁杂,每集剧情相互独立但又以人物关系环环相扣在一起,百看不厌。


复仇者三巨头:一段友谊史

爱此清凉窟:

复仇者三巨头:一段友谊史





原作:Roberto Branca


翻译:青泥


声明:本文出自《ASSEMBLED! 2 Earths Mightiest Heroes and Villains》一书,插图为译者所加。翻译本文不代表译者赞同原文作者的全部观点。




“许多年后,当我醒来,我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一阵低沉的、愉悦的大笑,那是Thor的笑声。然后响起了另一个声音,很有教养,娓娓而谈,但却像是在通过一根金属管子说话那样带着嗡嗡的空洞回响……他们就是未来。他们是复仇者。”——美国队长,复仇者VOL.3,#63





美国队长、Thor和铁人是复仇者的“三巨头”,复仇者的历史许多时候归功于他们三人。他们是队伍的创始者,队伍的领导者,并且也是参与时间最长的队员。当你看到他们相互交流,用着他们的本名,相互需求或是给出建议,或者互相之间讨论着他们向其他所有人都隐瞒的私人事务,你就会明白他们之间有多么亲密。


但是,事情并不总是一贯如此的。就像每一段真实的关系,美国队长、Thor和铁人之间的友谊也在发展变化,一开始不过是同事之间的彼此尊敬,经历过了好时光和坏时日,倾心互信的时刻和无情背叛的时刻,彼此支持的时候与彼此敌视的时候。这段发展变化的历史发生在超过500期的复仇者漫画里,描绘了到底是什么让三巨头彼此相识,以及他们之间的分歧由何而生。




肇始




Stan Lee创造了复仇者,并且让Thor和铁人成为了两位创始者,在复仇者的第四期,他也将美国队长带入了现代。这是高瞻远瞩的一步,因为队长本可以用其他方式带回来,比方说,在神奇四侠的连载里,毕竟神奇四侠当时可号称的是“世界上最伟大的漫画杂志”。


然而,这件事毕竟还是发生在了复仇者的故事里,这就像是Stan想要让一个神话加入到另一个即将形成的神话里,让一颗光辉灿烂却已暗淡的星辰加入到另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之中。


第一个关于这三人的故事发生在复仇者第四期里。Thor和铁人都很熟悉队长的故事,立即认出了他的盾牌和服装。几页故事之后,队长立即就为拯救他的人们的力量和勇气所折服。


这是一段友谊的开端,但是很显然,当时的Stan Lee并不想要让他们三人就朝着这方向前进;三人之间有一些不错的时刻,特别是在第六期中,Thor鼓励队长不要再继续为过去所羁;而在第七期中,队长为铁人提供了帮助。但是他们之间的人际关系是冷淡的,就和仅仅靠工作联系在一起的人们之间的人际关系差不多。


在这个阶段,三个人都很欣赏彼此的技能和贡献,但是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并不比他们和Wasp或者Giant-man之间的关系更加紧密。彼此尊重是肯定的,但是还没有足够的信任到可以披露他们的秘密,虽然这也很自然——他们刚成为战友也还不过几个星期而已。


复仇者第10期是一个亮点,队长被Immortus欺骗,认为复仇者背叛了他。在第16期中,Thor和铁人都离开了队伍,把复仇者交到了队长手中,他们之间的友谊也暂时停止了发展。


这一举动造成了一个很有趣的、但或许是意料之外的副作用:当美国队长很快上升成为队伍的心脏时,Thor和铁人仿佛给人一种印象,即他们成了一个双人小阶层,这个阶层地位还高于当时的好队长。这种印象在后续的年份里不断被加强,当Thor和铁人双双向彼此披露自己的秘密身份而未告知队长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在Roy Thomas执笔的年代里,三巨头之间几乎没什么互动,最佳的片段都发生在他们各自的连载里。在美国队长的第112期中,由于队长看起来似乎死在了九头蛇手中,悲痛欲绝的Tony Stark为他深深地哀悼。





感谢Kirby那有力的画笔,这一期故事展现了队长对于Tony来说是多么重要,他的损失又是多么具有悲剧性。他的哀悼甚至可能有点过头了,因为他和Steve其实才当了不过短短一段时间的队友而已。


但是,有一件事是必须要考虑到的:Tony Stark的背景是个实业家。就算是在漫画中,商业世界也是一个勾心斗角的地方,极少有人讲求诚信正直,若是有人轻易放下心防,必然会遭受到痛苦的后果。


在他自己的连载中,铁壳脑袋一直面对着产业中的破坏、背叛、欺骗、出卖和想要夺取他企业的企图,简直和他面对满大人的威胁一样频繁。在这样一个诚实和高尚被当作是奢侈品、卑鄙下流的手段每日重演的世界里,一个如同队长那样正直的人物,简直就是人类一切美好品质的体现,对于托尼来说,他一定就像是黑夜里的航标灯般明亮。


而多年以来,Steve和Tony之间最严重的分歧和争执都源于后者想要采用他竞争对手们的那种策略,却违背了美国队长建立起来的那种严格的标准;尤其是在某些特定的情况下,Tony还会把这种策略用在他的朋友们身上。


我们接着说回Thomas执笔的年代。在史诗般的Kree-Skrull战争后,Thor和铁人都回归了队伍。复仇者面临着一个接着一个的巨大威胁,也加强了他们彼此之间的友谊。然而,故事的重点主要集中在幻视和他对人性的探求上,三巨头之间的个人交流还是比较有限。零星可见的要素仅见于Iron Man为Thor的力量感到吃惊,因为这种力量违背逻辑。


尽管这些要素出现显得有些漫不经心,但这是第一次Tony表现出对Thor出现在身边的不安。正如他后来解释过的那样,他喜爱Thor,但是Thor那由魔法和神话要素构成的世界,却是科学和理性无法解释一切的证据。而科学却是Tony最深信不疑的事物,某种程度上还是他安身立命的基础。


Thor非常明白他这位朋友的感受,但是却并未因此觉得受了触犯。与此相反,他对这位金色复仇者的敬慕之意在增长。他从未直接公开说出原因,但是理由其实显而易见:他们是队伍中资历最长的两位成员,两个最早出现在现代世界中的超级英雄,而他们并肩作战多次,足以了解和认可对方的勇气。


对于Thor来说,Iron Man是一位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他不过是个区区凡人,没有任何超凡的力量,却有能力通过他的天才和技术能力超越他身为人类的极限。


而Thor拥有的医学技能,也足以让他意识到他战友的心脏问题,并且为Tony不顾自身健康继续战斗而敬慕他。对于Iron Man来说,Thor和美国队长很相似:一个不会欺骗、不会耍诈的人,心口一致,烙守誓言,依据荣耀而不是自身利益做出决策,绝对不会朝人背后捅刀子。


这种不断上升的友谊仅仅只是体现在复仇者的背景中,但是在Iron Man连载的第65期最后一页中,它头一次被提出来了,Thor把Iron Man称为他最亲密的朋友。


在这段时期,队长处在阴影之中,为他个人的问题所困扰,难以平衡他个人的生活和公众生涯。在队长连载的第176期中,为了劝说队长摆脱掉当时他那种自毁的心态,Thor伸出了友谊之手,同时也向队长表达了他对Steve勇气、力量和高贵的敬慕。他的言语展现出队长在他心目中极高的地位,但是也反映出一个事实:雷神没办法明白普通的生活对于一个人类来说的重要性。因此,他的话显得不痛不痒,并且没能抓住重点。





隔了几页,Iron Man也开始试着鼓励Steve,他用了更加坚实具体的例子来支持他的论点,也更切中要害,但是同样也没能让美国队长改变他的想法。


这一次对话凸显了三个人理解同一件事的不同方式:美国队长严格地遵照他的原则和他的正义感,对手段和目的都同样关心;Thor看待事物的方式更加理想主义,基于荣誉、目的和能力做出判断,显然更看重手段和它们背后的理由更甚于看重目的;Iron Man更实际,主要关注某种特定行为能造成的结果,而不是其背后的缘由;或者说,他看重目的更甚于手段。


三个人无法用同样的方式看待同一件事物,这是他们最深刻的分歧的真正原因。同样值得一提的是,在当时,比起Thor和铁人,美国队长显然和猎鹰以及鹰眼更加亲近,因为这两人在面对真实生活方面和他有更多的共同话题,至少肯定要比一个有钱人的保镖(队长这么以为的)和一个神话里走出来的神祗要更多。




友谊的诞生:Englehart和Shooter执笔期间




到了这个阶段,Thor、铁人和美国队长之间的互动大都发生在他们自己的连载里,彼此互相串串场。复仇者的编剧们更愿意把精力集中在那些没有他们自己连载的人物身上,顶多就是把队长当成领袖,激励支援,知心大哥,而Thor和铁人则被当成的战斗时的重火力。


这样做的弊处就在于,若是队伍没有面临威胁,三巨头之间的个人关系在复仇者连载里就几乎毫无进展,委身于阴影当中。这种情况一直延续,直到Steve Englehart接过了编剧的重任。


在复仇者第113期中,也就是Englehart担任编剧九期之后,Thor和铁人承认了他们对彼此秘密身份心知肚明的事实。这是他们友谊朝前迈进的一大步,而他们中没有谁想要否认这一点,证明了他们对彼此有多么信任。





从此之后,Tony Stark就经常和Donald Blake一同出没,讨论私人事务,彼此寻求建议。这在复仇者大号刊第三期中体现的尤为鲜明,当Thor发现铁人被Kang的走狗杀害的了无生息的身体时,他的愤怒爆发了。


“安息吧,铁人,复仇者,我的战友,我的朋友!!我一定会为你报仇雪恨!!”Thor如此怒吼着,火力全开,即便是Kang也在恐惧中落荒而逃。当然,之后Iron Man被救活了,这让Thor倍感开心。


Iron Man和Thor的友谊表现得无比亲密,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队长就被忽略了。他们两人交流着彼此的秘密,但是他们穿着星条旗制服的朋友却依然对他们的真实身份懵然无知,就和其他复仇者一样。但是,他们依然给人以这样的印象,即就算他们两人把对方当成亲密的、地位对等的朋友,他们依然把队长和队伍里的其他人仅仅当成是值得信赖的战友,落后他们的身位一步。


在这一时期,Thor和Tony都把对方称作是复仇者中最强大和最有资格的成员,营造出一种无意的精英小团体氛围来。他们在138期中为了争夺队伍领导权的竞赛反而更加强了他们的友谊。最终,队伍领导者成了Thor,而铁人转而建议让月龙入队,这个建议他注定会为之后悔不已。因为月龙后来实际上成为了Thor在多年的稳定出席后离开复仇者的主要因素。


而Thor离开时,将主席的位置留给了铁人,这再次证明了Thor有多么信任他。而铁人只能尊重雷神的决定(“但是,作为朋友,我只能希望你做出这决定不是因为有什么人影响到了你的看法,”他如此说着,狠狠地瞪了月龙一眼)。


在同一期中(复仇者150期),Thor极其难得地开了一个玩笑,说Iron Man又给自己造了一个新面罩,而Tony也开玩笑回应说,人长得丑没办法只好把脸遮起来。


由于Englehart的功劳,性格塑造和友谊自然而然地就从这样的日常对话里流泻而出,而George Perez的原稿也同样居功甚伟。对于此时的队长来说,从个人的角度,他依赖Iron Man更甚于Iron Man依赖于他,而Tony经常在队长连载(第218期和第228期)中扮演队长密友和知己的角色。


这些篇章可以用两种方式来解读。铁人关心美队,因此为他提供私人事务上的帮助,而美队也很信任他,以至于可以对他敞开谈这些问题。在另一方面,这也是一种不平衡的双人关系,两人并未把彼此看成是对等的人,而是长兄与幼弟的关系, Tony则是扮演长兄的那个人。在这个阶段,给出建议的人是Tony,而Steve则是需要指引的人。


这种情况在Jim Shooter第一次担任复仇者编剧的时候改变了。美国队长对于铁人无法尽心复仇者的事业此事显得极为不高兴,他们第一次的争执发生在168期中,而他们当时几乎打了起来。第170期中对此进行的解释是一个关键的时刻,队长公开阐明了复仇者这支队伍对他而言的意义,而铁人则承认他在领导队伍时犯下的错误。





这是第一次他们双方彼此对等地谈话,没有涉及到长幼、主席的职责、力量或者个人的名声。长兄幼弟如今对于读者来说成了双胞胎,而为了确认这一点,Tony已经做好了准备,要向队长袒露自己的真实身份,但队长却决定制止他,让他保留着自己的秘密。


因为这段时期的编剧更乐意与关注三巨头中这两人的关系,Thor并没有直接涉入这段争执(但是劝架了)。这种事情还会一再发生,雷神会发现自己被夹在两位朋友的争吵之间,但他很少会被直接卷入其中。无论如何,当时他似乎还是更向着铁人一些。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第177期中,当整个队伍几乎全都死在Korvac手上的时候,Thor首先心急火燎地去救铁人。




转变




这情况在Shooter第二次执笔和Roger Stern执笔期间发生了转变,大部分是由于Iron Man自己连载里发生的事件——他屈服于了酒精。但是,在此之前,还有两件事情分别发生在复仇者的216期和224期之间。


复仇者216期是一个关键性的转折,在这一期中,美国队长最终发现了Thor和Iron Man的秘密身份。这并不是因为他们袒露了这个秘密,而是出自一次巧合,但是双方都同意美国队长早应该知道了,这让他们的友谊又朝前迈进了极为重要的一步。但是,这不仅仅只是显示了三巨头之间变得多么亲密,同样也显示出了在特定的事情上,他们可能会变得有多疏离,比如是否应该杀死一个人。





在这一幕故事的最后,Tony急于杀死强大有力的反派Molecule Man,就算这意味着他可能得为此在监狱中度过余生。在他看来,Molecule Man太过危险了,让他带着如此强大的力量保住性命,寄希望于他不会滥用力量或是他们总能阻止他,是完全不足够的。


而美国队长则急于想要阻止Tony,因为他相信生命的原则,相信每个人都有权利活下去。他不一定信任Molecule Men,但是他相信,一定存在有一种不同的、更加人道的选择来解决这个问题。


Donald Blake被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没法有力地支持其中任何一方。到了最后,他还是同意了队长的看法。他提醒Tony,作为一个医生,他的职责就是战斗以挽救生命。仅仅是在数格之内,我们就看到了后来会导致这三人分崩离析的原因:Tony是个科学家,现实主义者,他需要的是确定性,并且会不惜一切手段获得这种确定性,他不满足于仅仅“相信”或是希望所有事情都会一帆风顺。


而美国队长则是一个原则之人,他严格地奉行这些原则,并不接受所谓极端条件之类的借口或者妥协。Thor真正的人格并没有被卷入到这次争论之中,但是很有可能,作为一个讲求荣誉的人,他会认为杀死一个没有反抗能力的敌人是一种不足取的举动,因此会最后站到队长那一边去。


在复仇者216期的最后,有史以来头一次,三巨头真正形成了他们的小圈子。他们是队伍里资格最老、最活跃的成员,他们知道对方的秘密身份,而且他们很明显地深深信任着彼此。这是一个短暂的时期,没有人比其他人领先一步,长兄和幼弟之间的距离完全消失了。


但是,到了复仇者第224期,这种情况很快又改变了,在这一期中,第一次,但绝不是最后一次——美国队长转过来帮助Tony度过他的困难时期,这一次是站出来反对Tony和Wasp之间的关系 ,并且质疑Tony的行为。多年来,美国队长出现在铁人连载的时候,通常都是作为“理智之音”或是道德指南针出现的。





和这一期故事与美国队长218期相比,很清楚的是,情况逆转了。这一次,Steve变成了大哥,强迫他的朋友去面对他隐藏在身后的谎言。这一段时期Thor出现的相对较少,可能是因为一个远离尘世的神祗并不是一个谈论诸如女人、酒精或秘密身份之类话题的适当角色。


在其他不同的情况下,这种Tony和队长之间从心到心的交流可能也就是这么一次性的话题,但是仅仅过了数个月之后,在Tony自己的连载中,他变成了一个酒鬼。


他从前就已经成为过杯中物的受害者,当时他仅仅只把这件事和Thor倾诉过。而这次,他没告诉任何一个人,一个忧心忡忡的队长前去找他,结果发现他喝得酩酊大醉。


丝毫不会让人吃惊的是,Thor是美国队长第一个告知此事的人,他们私下里谈论这个问题,没有让队伍里任何其他人知道。如今,这两人也开始称呼对方为“老朋友”,直到近些年他们会一直这样彼此称呼,并且他们会经常避开他人在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里交谈,通常都谈论的话题都会是Tony和其他隐秘的忧虑。





在此假设他们之间的友谊由于对一个共同朋友的担忧而加强了是合情合理的,同时这也让他们与队伍里其他人拉开了距离,其他队友们全都对此一无所知。


当时,Hulk早就走人很久,Hank Pym不再做超级英雄,而Wasp经历了一次离婚,Thor和队长成了资格最老的在役成员。232期中有一个有趣的片段,队长和Wasp目睹了Donald Blake如何转变成了Thor。就如同Iron Man一样,队长对此深感震惊。但是,和Tony不一样的是,他立即把这种震惊的感受告诉了Thor,而雷神则因此回忆起来Tony在看到他变身时有多么不安,并且感激了队长对此开放的态度。




队长和Thor的友谊




最终,在美国队长的帮助之下,Tony摆脱了酒精,回归了复仇者队伍。而到那时为止,Thor和队长已经共同经历了秘密战争,并肩迎战过从人到神的各种强大力量,而奥丁之子如今是在公开地表达他对他朋友及他的领导能力的倾心仰慕了,他这样说:“我乃是一个神祗中的王子,我极少会向凡人誓约忠诚,但是这个人,我会跟随他越过地狱之门。”,并且把聚集起来的英雄们的指挥权双手奉给了美国队长。


秘密战争的结果之一就是促成了西海岸复仇者的诞生,而Tony加入了那支队伍。当美国队长和Thor依然固守东海岸的时候,这三位战友很长时间都没怎么与对方见面,而大多数他们的会面都不是发生在友好的氛围中的。


在花费了差不多250集建立起来一段友谊之后,如今是这些友谊不断地受到考验的时刻了。八十年代后期和九十年代早期他们之间发生了一系列严重的争执,甚至是争斗。这些争执通常牵扯到的都是Tony和美队,美队看待事情的方式越来越严格,而Tony则忘记了最初他是如何喜爱上Steve的,开始使用一些不太光彩的手段。Thor自己烦恼缠身,几乎很少涉入这些争执。但是,尽管他依然同时和这两人保持着亲密关系,他最终还是加入了队长那一边,若不是出自现实原因,那便是因为理想主义的因素。


在第300期左右,队长和Thor都已经成了唯一队伍中剩下的核心成员,他们之间的友谊变得显而易见。这一阶段,他们经常会在空闲时光一起出去晃荡,讨论些移民之类的社会问题(见复仇者304期)。


很容易想见,Thor在目睹了几个世纪的人类行为之后,必然会把队长当作是人类中最杰出的范本:强大,有能力,灵魂高贵,有慈悲心,有荣誉感,坚守自己的原则,并且能够做到开诚布公。


与此同时,队长,这个花了他大半辈子与获得力量便变得疯狂的敌人作战的人,是最有可能认识到Thor的高贵之处的。Thor使用他的天神伟力去帮助人类,而没有试图把自己的权威强加在人类头上。为了更好地理解这个事实,我们来看看两个关键性的事件,几乎同时发生在三个人各自的连载里。


美队的连载到了第333期的时候,Steve Rogers被政府剥夺了美国队长的身份,用了“队长”这个称谓。因为他的那面盾牌和他的制服也都一并被放弃了,Steve便请求Tony Stark为他造一面替代品,这事发生在钢铁侠第228期中。这个时候,Stark被卷入了装甲战争,并且不希望Steve涉入其中,因此他从后面袭击了Steve,让他的朋友倒在了地上。这是一个决定性的时候,因为这是第一次,Tony在没有酒精或者其他事物的影响下,选择离开了美国队长的原则清池,举足迈向了更浑浊的水域,在那儿,任何事情都能被接受,就算是要背叛一位朋友。


队长并没有很好地理解这次背叛后的动机。在Thor第390期中,他向雷神诉说了此事,而Thor为此感到了深深的迷惑不解。不久之前他还愤怒地为队长遭受的不公而大发雷霆,提出来要把那个剥夺了他朋友英雄身份的美国政府一举推翻。第一次,他被迫考虑在他两个最信任的朋友之间做一个选择,并且要问自己到底该相信谁。“他们两个人怎么可能会发生冲突?”他如此问到,感到难以确信。但是在这个故事的末尾,他下定了决心,因为队长做了一件其他复仇者从未能做过的事情:在十万火急的危机时刻,他举起了妙尔尼尔,证明了自己是当之无愧的,随后又放弃了这份力量,把它归还给了它原本的主人。


这个时刻才是真正定义了今日我们所知的队长和Thor友谊的时刻。“我欠你一份道歉,队长。当你第一次和我谈起你的问题时,我产生了怀疑……我怀疑起了你!但是,当你举起了妙尔尼尔的时候,这些怀疑很快便烟消云散了,因为只有一个当得起的人或者神才能做到这一点……必须要心灵纯净、灵魂高洁才能做到……所有能配得上举起妙尔尼尔的人都会被一种神圣的联系联合在一起!这种联系将延续到天荒地老之时!”


从本质上来说,这段话意味着Thor许诺从此之后他会永远站在队长这一边。通过举起妙尔尼尔,队长不仅消除了加诸在他身上的怀疑,也用了Thor最会铭记于心的一种方式来这样消除怀疑;这种方式和地球与科学无关,而是与阿斯加德和奥丁本人联系在一起,和奥丁的魔法和法律联系在一起。







危机重重




在Thor第390期中,编剧让Thor永久性地站到了队长这一边,这改变了三巨头之间的友谊现状。情况至今并无太大变化,但是美国队长和Iron Man之间的裂痕有所加深,因为那段时期的Tony越来越多地被编剧写成是个自命正义、只要他觉得有必要便可以采取非常手段的人物,他无视队长那种更加理想主义的观点和理念,而由于他是创始人,有时候他这样做其实加重了自己的负担。


但是,队长也不是一贯正确的。比如说,在无限圣战(Infinity Crusade)的那个短系列里,正因为Tony坚信科学和实用主义,他没有被女神所诱惑,而队长和Thor则完全着了道。


但是,更加常见的情况是,编剧们用队长和Tony来体现代际之间的冲突。队长时常发现自己孤立无援,而Tony则代表着一种新的、某种程度上更无情的行事方式,这种行事方式在面对现代世界的新问题上是极为必要的。


他们之间最大的一次理念分歧发生在“银河风暴”中,Iron Man直接无视了当时复仇者主席的号令,带着一队复仇者想要杀掉Kree帝国的Supreme Intelligence。


要声明的一点是,美国队长和Iron Man确实都尽了最大努力,在这种理念分歧如此之大的情况下去维系他们的友情。这后来都变成了一项传统:每一次他们发生冲突之后,他们都会找个地方相聚,彼此和解,试着去理解对方的理念根源所在。到了最后,通常他们都能够至少接受对方的部分观点,并且握手言和。


这种方式看起来可能有点虚伪,但是故事里本来就应该显示出他们是多么看重对方和对方的友情。有一次队长曾经说,“我非常想念有你做我朋友的时光,”而Tony则在向他解释,其他人想要达到队长为每个人所设立的那种至高的道德标准有多么困难。


就在银河风暴后不久,就像是为了证明他们之间的友情远比分歧强大,他们每个人都为对方提供了必要的援手。然而,除此之外,他们的会面现在气氛变得冷淡紧张,和他们早年之间那种同志情谊的氛围截然不同。让人难过的是,不难猜出,他们当时的妥协更可能是因为销售因素,而不是他们个人的选择。


整个这段期间,Thor都销声匿迹,因为他在自己的连载里出了大岔子 。而且,就当他终于可以回归的时候,Tony在一系列心灵控制导致的混乱后(暂时性地)死去了。




第三卷




复仇者第三卷的开端终于再次把美国队长、Thor和Iron Man联合到了一支队伍里,为他们的友谊铺平了道路,但把他们之间的纷争抛到了最前面。不过,总体而言,当时的氛围是比较轻松的,之前数年累积起来的紧张一扫而空,三巨头再度烁烁生辉。


Kurt Busiek编剧的部分特别着重于队长和Thor之间的友谊,雷神多次公开表达他对他这位队友的倾慕和羁绊。在第38期中,当美国队长感谢雷神在数周前突兀地离开队伍后再度回归时,雷神回答:只是为了你,队长,只是为了你。


同样地,在第44期中,当Thor相信队长业已死去的时候,他简直怒不可遏,他的做法会让人回想起Giant Size Avengers第三期中的那一段。


与之相比,Thor和Iron Man的关系比平日里要冷淡,雷神与其他队友的关系——包括猩红女巫、幻视和鹰眼也是如此。而Tony和Cap呢,他们依然在如何看待事物上时常发生分歧,但是如今他们态度更加开放了,能够直接讨论问题该如何解决,而不是让它变得严重化。而且幸运的是,这些分歧通常存在时间都很短,而且他们经常在危机发生的时刻彼此扶助。


Busiek离开之后,三人的友谊再度经受了考验,这一次,真正的冲突发生在Thor和Iron Man之间,而Cap是被夹在其中的那个。在Standoff这个Crossover故事期间,两个老朋友针锋相对大打出手,而Thor用极其难听的言辞批判Tony对技术和科技的信仰。这场冲突在他狂怒之下攻击了队长之后才停下来,但这也显示出当时他关心队长更甚于Iron Man(但也有可能是因为队长不像Tony还有盔甲保护)





友谊的终结:内战




在“诸神黄昏”中,Thor的离去是三巨头友谊终结的第一步。美国队长和Iron Man之间关于个人权利和自由的看法分歧升级了,他们变成了内战之中持不同意见的双方的领袖,而内战中,他们双方都表现得太过极端,而且干了一些完全OOC的事。用钢铁铸成的羁绊被敲断了,手段压倒了意义,最终目的变成了全部。


队长在殴打Iron Man的时候表现得全无犹疑,就像是后者在装甲战争中干过的那样,并且还自吹自擂,说这次他会不惜用上卑鄙手段,而且背叛他自己的原则。而Iron Man呢,朝着“只要目标正当,可以不惜手段”的方向走得更远,还制造出了一个全无良心的Thor的克隆体,显然对于在实验室里重造出一个死去的朋友这件事感到毫无羞愧,并且还对公众隐瞒了那是克隆体的事实。(Cap是唯一一个立即意识到“那不是Thor”的人)。


他们的行为变得如此之极端,以至于变得难以解释:也许,就像是一对老夫老妻,他们把彼此的存在都视作为理所当然,而忘记了他们的友谊在过去曾经意味着什么;或者,内战就只是一个借口,让他们发泄从前所有的积怨。但更有可能的是,他们觉得自己不得不做出最终的选择,并且认为这一选择是如此重要,值得为此抛弃他们曾经一直相信的所有东西,包括他们的友谊。到了最后,连他们自身都可以抛弃了。


尽管这一次他们有过多次尝试,但是在危机之后,再也没有和解的可能了,因为队长死去了。


仅仅是在队长那出人意料的死亡之后,一个痛哭失声的Tony才承认,“这一切不值得。”





不久之后,Thor复活归来,他指责他穿装甲的昔日队友克隆他,并且将他们之间的友谊一刀两断。




结局




因此,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在故事开始45年之后。在学会了认可彼此,共享幸福和胜利,失败与悲伤之后,三巨头再也不在一起了。分歧压倒了共同点,没有任何敌人能破坏的的友情,却从内部分崩离析。尽管看上去,Tony应当为此负起最大的责任,但其实他们每个人的罪过都是相等的。他们不能理解对方的理念,自以为自己是正确的,热衷于他们的原则,却不愿去尝试做出哪怕一点点妥协,他们全都忘却了,他们曾经最珍惜的东西。


这种情况会持续下去吗?Marvel世界里的东西变化都很快,或许有朝一日,我们仍能见到他们三人如同昔日一般,并肩战斗。







[自翻]名利场2014年10月号 RDJ部分

父亲节再转下这篇,最后一段感人肺腑,萝卜父亲节快乐(✪▽✪)

萝卜田啊萝卜甜:

写在前面:仅与演员本人有关!不涉及角色!




请勿讨论任何CP!




请勿讨论任何CP!




请勿讨论任何CP!




断断续续翻了好久也是累,水平摆在这里,自己多少斤两我清楚,有看到不爽的就不用告诉我了,谢谢。










人每隔一段时间,都需要去兜兜风。我正百无聊赖地和RDJ,全球片酬最高的演员坐在他黑色的雪弗兰跑车里,疾驰在工作日畅通无阻的太平洋海岸公路上,Point Dume(tony别墅所在处的悬崖)破海而出。他正说起多年前一个特别的午后,当时他的父亲正在拍摄一部名为up to the academy的后七十年代电影。“堪萨斯州的salina,我们就是在那里拍的,”。“salina”这个词以一种成熟、纯正的美国口音回荡在空气中。“当时我有一辆本田小摩托,很小很小,还说不上是摩托车,因为我还没到可以驾驶的年龄,有一天,剧组里的一个女孩,Stacey Nelkin,她是个天生的大美人,颈项的曲线美得难以置信,让我載她回我们下榻的酒店。她坐到我身后,全程紧紧地靠在我背上。我不会说这就是我想当一个演员的初衷,但那一程车确实改变了我的人生。翻天覆地的。”




Downey,49岁,戴着墨镜和棒球帽,这个造型显然刻在了每个被他超车的司机心里——son of a bitch,我刚被钢铁侠甩在后面了!——他就像一个电影巨星,这是件很不错的事情。但我要提醒一句,他不是电影明星。他是一个犯罪者,或者饮用Hank Williams的话来说,他只有一个号码,没有名字,囚犯编号P50522。法律体系中无关紧要的其中一个。多次被捕后,他被送到过加州滥用药物治疗中心和高戒备的加州科克伦州立监狱。




但他是小罗伯特.唐尼,这意味着对他而言在泥泞中挣扎的时光,比在Strasberg(一所著名演艺学校)努力十个学期更有用。不仅给了他一个重新审视职业生涯的脆弱性的机会,还让他接触到最基本的真相,使他如皮革般因岁月而更添韵味,将他常为人称道的表演带入一个新的深度。你能像欣赏后期的Sinatra夫妇一般欣赏他。不仅是他的歌,而是他们的生活,一个关于男人有起有落最后重登高位的故事:狂欢在四月,失落在五月,六月重登顶。要是你看过他重获自由后所拍的那些电影,你会发现它们最精彩的地方就在于重述他自己的故事:死亡与重生,一趟穿越黑暗的旅程,救赎与偿还。当中最出名的便是《钢铁侠》,一举大热并续集不断,这可以说是搬上大银幕的Downey简写:Tony Stark,身家数十亿的工业家,拥有私人飞机,与超模纵情狂欢,受其自负所累,误入歧路。他的车被恐/怖/分/子袭击,正如某次Malibu的警官突查了山上的一辆车。他尝试去逃跑,穿着他的昂贵西装,但他还是被抓住了,被铁镣所困,被殴打,最终困在一个山洞里,唯一的出路就是等待死亡。但他并没有,他重新振作起来,他像个炮弹飞人一样冲出重围,穿着那套盔甲,毫不留情地摧毁他的敌人。就在这个瞬间,他回归到他本来的生活,像故事里的英雄那样凯旋而归,而他第一次读懂了那样的故事。




“首要任务就是逃出山洞”Doweny告诉我。“很多人走出来了,却没有任何改变。所以关键就是要认识到你奋力抵抗命运的重要性,熬过千锤百炼,变得更加刚强。不过怎么说,我都不知道这是不是我的经验之谈。有趣的是:五年前我会很努力地去找寻共性。但很多事情都变得不那么确切了。我向上帝起誓,我走出来了。”




于是我看到了RDJ的三个阶段,一开始,他是个像青春励志电影主角,年少得志,可以塑造演绎任何角色,有无穷未知的未来。后来,离开监狱之后,他回归到一种相对保守的姿态。而从现在开始的第三阶段,他和妻子Susan Downey共同拥有自己的电影制作公司,他是制作人,也是导演。Team Downey,这对组合在电影《法官老爹》里首次亮相。电影里,Downey饰演的Robert Buvall是一个挥霍浪子,他代表着我们所有人梦寐以求的父亲。




“严格来说这并不是Team Downey的初次出品,但拍摄的过程中我们产生了一些火花,”Downey说。“每一场戏我都快要哭出来了,就因为串联主题的一系列元素,关于回家的概念,应归于何处,破碎的关系,和当中煽情戏剧性的部分。这部电影对我们来说绝不是可以敷衍应对的——搭上了susan的声誉和我那一点点的影响力。当机会来临时我们改怎么办?OK,兄弟们,攀上高峰的绳子就在这了。”




菲茨杰拉德曾经说过,活在美国可没重新来过的机会,但他是个大笨蛋。






“开得快不快?”


“什么?”


“你的雪佛兰。”


“任君评价,”Downey说着拉下了变速杆。先是一个短暂的停顿,然后车子像火箭一样飙到了一个荒谬的速度,而速度表的指针还在攀升。“Duvallhui会把这车叫做防弹战马,就是说,要是前头有炸弹爆炸了,这马却不会有一丝畏惧。唯一的问题是如何让它停下来,要是我们不远的前面有辆车,那我跟你就能手牵着手上天堂了。”




他减速,急转弯,转进了去往他家的路。以下是我所见的,一道大门,一个摄像头,他摆摆手。我们平稳地划过一段石砾路,经过上面有一个巨大的R字母的草坪,那有点现代艺术的感觉。就像鲁思建造了洋基体育场,这就是钢铁侠建造的房子。Robert和Susan在拿到片酬后不久就把它买了下来—— 太平洋上的占地七亩的豪宅。当中弥漫着本世纪中叶的气息。Downey和他的妻子以及分别是两岁和六个月大的两个儿子一起住在这里,噢当然啦还有咖啡机和两只毛茸茸的猫。他有自己的大厨和一个得力的助手,包括一个蓝眼“万事屋”Jimmy Rich,他甚至把“钢铁侠”三个字纹在了自己的小腿上。(希望Downey永远不会炒他鱿鱼。)Downey自己有纹身,包括一个像他太太致敬“Suzie Q”,就纹在他的肩膀上。




他把我领进屋里,把我安顿在厨房还给我沏了咖啡。口感浓醇而美味。我们开始边喝边聊。与一个巨星面对面的时候人总会有些不自在。何况这是一个你只从两个渠道见过的人,一是在梦里,再来突然就是现在这个瞬间,感觉跟草坪上那个巨大的R一样真实。多数情况下,真人总是达不到他给别人的想象。真人会让人失望。然后你觉得很沮丧,他们注意到了,也会沮丧起来,最后大家都闷闷不乐的。然而这完全没有发生在Downey身上,他身上还散发着银幕巨星的气场。这就是他得分不俗的原因,他路上偶遇对比屏幕演出的比分接近1:1,你在屏幕上看到他是什么样子,那他在台下跟你面对面的时候也就是什么样子。当然了,你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中等身材,偏瘦,淡褐色的皮肤,头发浓密,眼大有神,英俊,甚至可以说是优雅,但又不过于英俊,也不过于优雅。如果要我把他画成卡通形象,他周围一定画满了活跃的锯齿线。那就是他的力量,即使你带着有色眼镜来看他。在你想起他与毒瘾之间的搏斗之前,你会想,噢,跟这个人一起堕落也一定很有意思。




我问起他的生活,他的童年,他为人父母的心得,还有他的滥药问题。每个问题我们都用5到10分钟东拉西扯到另一些事上。深层的意义。永恒的事物。当我问起他早期演艺生涯的对她的影响时,他说,“比起大学,我离黑白电视的世界近得多。感觉就像我是出生在这里的。养大我的就是RCA TV(一种莲花插座电视)Rod Serling、Bill Shatner、Hogan's Heroes和Gilligan's Island、The Courtship of Eddie's Father、Antonio Fargas、on Starsky& Hutch、in Putney Swope。Alan Arbus、Herve Villechaize、inGreaser's Palace和Fantasy Island。(列举的都是他年幼时的节目、制作人及演员等。)




他说起这些的时候既带点疯狂又很柔顺,当他从一个话题跳到另一个话题,也是非常自在。这一切都是他的回忆。




当我问起他的父亲时,他脸上顿时浮现出光彩,。“你还记得第一批酷的不行的店头T恤吗——别说Scott Baiotuxedo那件—我是说有超人logo在上面的那种。我记得爸爸穿着一件超人T恤和我一起绕着村庄走,我们还有一张道具国王椅子和一个皇冠,他会坐在上面。”




“那他既是超人又是国王咯?”


“没错,而且他是个大个子、长得高,黑皮肤,很英俊。”


“听起来你的童年十分有趣。”


“的确如此,”Downey说。“我曾听人谈起过他们好得让人无法抗拒的童年,然后我说,你的童年很有意思啊。然后偶然这些有这所谓美妙童年的人才是最怪癖最让人感到危险的。那么多领导者和偶像精神都有问题,或者随时会崩溃啥的,可真叫人感叹。”




Robert Downey Sr(萝卜的父亲,大萝卜XD,下称Sr)拍了不少突破性的电影,他的不少作品都是实验性电影。在上世纪七十年代,那是他的巅峰时期,小罗伯特还非常年幼而且易受影响,Sr正处于出格突破的正中心,这使得小罗伯特,一个小孩子,总是漫步在喝得醉醺醺的成年人当中。他的母亲,Elsie Downey曾是一位作家和演员。他们离婚了。小罗伯特跟着他的双亲四处漂泊,在山林中,在伦敦,在圣莫妮卡,在纽约下东区,格林威治村都有他们生活过的痕迹。我们一直认为“游历(peripatetic)”这个词是最佳的总结。他把自己比作一个美国大兵,只不过他父亲的战争不是毁灭而是创造,从试镜开始。七十年代小罗伯特在纽约和洛杉矶参加了一些当时最棒的派对。这给了他加速的推动力,一点点不同的累积,对于知识,对于成人,当中最珍贵的莫过于Sr与他一起度过的一个晚上,他当时只有六或者七岁,如同黑帮成员的孩子被带入黑道一般,他踏进了娱乐圈。




刚开始的时候,演戏是一件很自然而然的事情,不再在影棚外徘徊,他开始出现在他父亲的影片中,初次登场的是《Proud》。当时他只有五岁,饰演一个自大的小孩子。接下来他七岁的时候参演了《Greaser's Palace》,一部经典的cult片。我问Downey他是如何练就他的演技的,他说,“在Stage Door参加一些规模较小的演出,还有Jellison老师的教导,他是圣莫妮卡高中的演艺艺术教师,还有Ramon Esteves,他跟Charlie和Emilio是三兄弟,他是老二,我的踢踏舞是他教的。我还在Simon Baruch中学读书的时候,那是我来到西部之前的事了,我还和他演过音乐剧《Hair》。”就这样,他走一步步走向幕前就像你步入一个湖—缓慢地,一步一步地,但又是一气呵成的,因此,当他首次绽放对时候给人感觉这是一个全新的面孔,但又让人觉得他其实一直都在。他在《Weird Science》给John Hughes工作,又和Sarah Jessica Parker合作演出了《Firstborn》和《Girls Just Want to Have Fun》;他们还维持了一段几年的关系。他登上过《Saturday Night Live》的舞台,1985年与他同期的嘉宾还有Randy Quaid和Joan Cusack。他和Rodney Dangerfield参演了电影《Back to School》,但真正使他名声大噪的是1987年主演的由Jim Toback执导的电影《The Pick-Up Artist(泡妞专家)》,接着他又在Bret Easton Ellis的同名小说改编电影《Less than Zero》中饰演了Julian,一个受到药物困扰的浪漫迷失男孩。这个角色是个非常大的挑战,因为Julian这个角色已经深深扎根在数亿百万计的读者的心里。但Downey似乎重新改写了这个故事,把Ellis的故事变成他自己的故事。某种意义上,Julian,这西海岸的过剩产物,一无是处的花花公子,化身成了Downey,成了那个诞生于好莱坞,毒品,电影,还有其他。




这部电影成了他早期的代表作。他释放自我的方式似乎成了吸引观众眼光的焦点。评论家们把他称作同一世代最有天赋的演员。往后他片约不断,每一次人生的另一篇章,另一段友谊,另一个故事,或是该要学习的一课。他和Kiefer Sutherland一起主演了电影《1969》,Kiefer甚至和Downey住在一起三年,他们都是保守派家庭出身,一起在80年代后期的好莱坞打拼。在电影《Air America》里Downey饰演Mel Gibson的对手,Mel回想起Downey的惊人之举,“他坐在化妆间的椅子上,把报纸上的政治评论作成押韵的双行诗反复诵读,他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没变得更加出格还真是个奇迹。”他们一直保持着良好的关系,2011年Downey获得了美国电影奖(American Cinematheque Awards),Mel为他颁奖的时候,Downey说,“我诚恳地邀请你跟我一起分享(这个奖)—除非你敢说自己从未犯错,那样的话你根本不适合这一行—请原谅我的朋友非法入侵这个舞台,让他跟我享受你们给予我的同一块干净的地砖,为此我们毫不羞耻地继续为这个行业做出贡献。”




1992年Richard Attenoborough的传记式电影《卓别林》让Downey不再是坐在场边冷板凳的候补。他仿佛并不是饰演卓别林的最佳人选,他是《Weird Science》里的朋克小子,是《Back to School》里的怪诞谐星。但卓别林?听起来似乎有点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了—这个角色时间跨度长达五十年,从他年轻且身姿优雅一直到他衰老壮实。为此Downey下了些工夫,一点一点转变他自己,变成那个传说中的大师。滑稽无理的摔倒,带着伤感忧郁的眼神。看过他的试镜片段之后导演心中已不作他选。Attenborough,《A Bridge Too Far》和《Gandhi(甘地传)》的导演,选择了Downey来饰演电影史上最可敬的人物,他把手放在Downey的肩上,带领他走进更高的层次。要是多年以后,Downey再遇上第二或第三次低谷,也许就是这时种下的因。Downey当年被提名奥斯卡但最终败在《Scent of a Woman(闻香识女人)》的男主角Al Pacino手下。而且相比起Downey的大部分其他作品,《卓别林》的票房也并不理想。此片叫好不叫座,对于一个演员来说没有比被内行人赏识而缺乏观众缘更危险的事了。




边走边聊




太阳成了一个巨大的红色球体慢慢被塞进海平面后面。Downey草坪上的大R拉出一道15尺长的影子。夕阳的余晖里可见微尘飘舞。“我们去走走吧,”Downey说,“在天全黑之前我能带你走一圈。”




他穿着T恤牛仔裤,袖口卷起。他的头发像遭受过电击一样向上梳起。他往嘴里塞了一颗口香糖。“戒烟用的,”他说。“最低有效剂量,两毫克。”我跟着他走上一条石砾小径,大海永远走在我们前头,我们谈论钢铁侠,复仇者联盟,还有漫威系列漫画的再度兴起。“一开始我以为钢铁侠只是个孤独的例外,后来我认识到我是这一系列电影的领头者,从我开始,带来了连环效应。如果,如果一切没有按照这个势头发展,那就不会有投资者,后面跟着什么都不会有。而你也不会在这,OK,命运在搞一些动作,把我包含在内,而却不一定需要是我。但无论如何我承认,那个角色意义十分重大。漫威就像是某种神圣的兄弟会。”




我们的脚步停在距离大宅几百尺的一个木造小动物围栏前。


“这是什么?”我问道。


“小动物圈啊。”


“里面有什么?”


“小动物。”


他推开门,里面有两只龅牙的山羊,一只在撒尿而另一只定定的看着我们。穿过他们我还看见四只长得很搞笑的动物,他的羊驼们,那肯定是上帝在创世第二周造出来的唯一的生物。“这是毛绒,”他说,“她很友善的,其实只有她喜欢人类。”


“为什么你会养羊驼啊?”


他想了一会,抬头说,“我也不是很清楚。”


我跟他说我从某本书上读到过他是一个犹太佛教徒,我想这是一个岔开羊驼话题不错转折。他看起来有点困惑。“犹太佛教?”他说,“我有一个朋友自称他和他的妻子都信这个。不过你懂的,人和人的交往经常就是,你是谁?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吧,噢我是这样这样……不过我想,我不太清楚我的话有没有被错误引用。所以我说了那样的话,但那不是真的。好吧,我不代表我的任何言论。除了我的承诺,如果我向你作出承诺的话,那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




豪车






他带我去看了他的汽车收藏。大约有二十多辆盖着灰色车罩的车,有些单凭外形就能辨别出来。这有点像小孩子的游戏,从点线图的特征辨认出水果的种类。


我指着其中一辆说,“Porsche?”


“非常好!”


“然后那边那辆,是雪佛兰吗?”


“二连中!”


他继续下去,一个个车罩指给我看。“福特 F150、宾利,这是给我抵钢铁侠3的片酬的、沃尔沃、那辆是木造的、那是一辆1970 Boss 302 Mustang、那是1970 Mercedes-Benz Pagoda。这是我的好伙计奥迪,我跟它从第一部钢铁侠以来就非常亲密。这是A8,旁边A7是辆相当有争议性的车,关于它是不是世界上最好的车的争论热火朝天。这是2011VW GTI。”


“这些都是你从演钢铁侠之前就开始收藏的了吗?”


“你在开玩笑吗?那部戏之前我连那部GTI都买不起。”




是什么让小白鼠按下海洛因按钮?




夜幕降临,海面上高悬着一轮皓月。大宅透出黄色的灯光。我们在饭厅用餐,我跟Downey相邻而坐,主厨给我们送上烤大虾和泰国菜。我很想了解Downey低潮期的事情,那些迷失的日子,药品和监狱,但我并不想显得无礼轻狂。于是我把话题引到一个特定的事件上“金发姑娘事件(goldilocks incident)”:Downey的邻居回到家发现这位演员正躺在他们11岁儿子的床上不省人事——而原因已经很明显了。


Downey挑挑眉毛,说“没错,不过我要说,我并不经常那样,只不过那一次闹得所有人都知道了而已。我不是嗑药嗑到不省人事那种人。”


我问他人应该怎么和内心的魔鬼战斗。


“有些人只需要给他一点时间,随着年岁增长就好了,”他说。“人在某一阶段对某种事物不可抗拒地沉迷是很正常的,然后他们会将那些扔在身后。那是什么触发了脑干将异常信息传导中脑然后告诉前脑去把那些可怕的欲望合理化呢?是什么让小白鼠按下海洛因的按钮?人类能做的事情真的非常不可思议,考虑到我们还处在(思想上)那么原始的状态。”




Downey告诉我他可能是遗传了他爸爸的毒瘾。这又使我们谈起了Indio,Downey与演员前妻Deborah Falconer所生的儿子,一名20岁的歌手。据纽约时报报道,Indio最近被指控一项非法持有药品的重罪,一名加州警员声称“见到Indio光天白日之下吸食海洛因,”。“他是我们的孩子,他比我们更早掉进这个深渊,”Downey说。“不过这也是信息时代的典型现象,所有事都在加速。你需要直面(家族)历史、易染体质、周围的影响、你自己的感觉、说不出的伤痛和从未有过的渴求,而突然间你回过神来,你已经陷进去了。你能带领他们走出来吗?你当然可以。但别在过程中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他沉思了一会,然后说,“失调与障碍,这是我们的家族问题。”


Downey对自己的过去引起了一些共鸣。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开始滥用药物,这引起了其后的一系列问题,雪球随后越滚越大,随着他的事业成功,旁人的谄媚。1996年,他因为超速在太平洋海岸高速被警察叫停,警察们搜了他的车。海洛因,可卡因、crack cocaine。副架席下面还藏有一把未上膛的手枪。接下来的事情像一个逃不脱的梦境。先是被送到康复中心,他逃跑了,身上还穿着夏威夷衬衫和医院病服裤。接着被送到一个警戒更加森严的机构,他又逃跑了。他在1999年上庭,请求法官不要将他送进监狱。但他说“我感觉就像有把枪在我嘴里,我的手指就扣在扳机上,但我觉得枪管的金属味还不错。”最终他被判入狱36个月。他服刑不到一年就出狱了,算上行为好这些,差不多也就这个时间。


不久后,他于2000年被签约成为剧集《甜心俏佳人》的常规演员。他是这部剧中最有闪光点的演员之一,在最终季为这套剧集赋予了生命。他赢得了金球奖,之后又再一次成为很多重回娱乐圈的故事主角。在那一年年末,警察接到匿名线报,搜查了他在棕榈泉酒店的房间,发现了可卡因和冰毒。尽管如此Fox还是续签了他第二季。2001年的春天,他神情呆滞赤脚走在卡尔佛城的街道上,再次被捕,又回到康复中心。Fox取消了他的合约。有那么一刻,所有东西都摇摇欲坠,他现在看起来并不安定,这意味着他担当不了重要的角色。这是Mel Gibson上前拉了他一把,将他带进了一部小电影《Singing Detective》都剧组,还亲自为Downey向制作人做了担保。这给Downey扫清了障碍,使他之后能够接拍其他电影:《Gothika》《Kiss Kiss Bang Bang》《George Clooney's Good Night》和《Good Luck》。“每个人都吵着把他踢出局,但这太难了,因为他真的太有天分了,”Gibson告诉我,“所以你觉得现在是怎么样?你知道他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吗?他有缺点,我们所有人都有,我觉得我的缺点比他还多!那是你必须认识到并且接受的,这个人为了自己的生活做了如此美妙的努力。我很敬佩他。他是自己走出来的,没有别的人能帮你做到这点。”




对于Downey来说,转折发生在《Gothika》拍摄期间,他邂逅了Joel Silver's company的执行副总裁Susan Levin。Downey爱上了这个能控制住他的疯狂冲动的芝加哥女孩。“我们实在蒙特利尔认识的,”她告诉我,“出于专业精神,他是一个演员之外,人挺不错,除此以外我对他并没有任何其他想法。我觉得他就是一个不错的普通人。直到我们拍摄进展到了一定程度,我才开始想,也许他身上还有一些别的特质。但尽管如此,我告诉我自己,不行,因为他是个演员而你有一份需要专注的工作。这样想也许多少能丢掉一些压力,但当我们回到洛杉矶,事情就进展的很快了。”




他们在2005年结为夫妇,几年之后又开了自己的制作公司。他们的儿子,Exton在2012年出生了。他有一头金发而且非常可爱,我看着他和Downey一起游泳,他还在自己无忧无虑的年岁,尚未意识到自己的父亲是个与众不同的男人。




钢铁侠




制作公司方面有太多的顾虑,因为这上面寄托的东西太多了,这是第一部漫威英雄的个人电影,做得好的话可以为其他不那么出名的超级英雄带来一个入口——而这个演员的前科可不怎么好看。“尽管当时有反对的声音,”Robert说,“我原因为了这个角色做任何事情,一直坚持,为它拼搏。”Jon Favreau,三部钢铁侠电影的导演说,“Robert说请我们让他来试拍一段。当我们一打开镜头开始拍摄,这就已经是板上钉钉了。在场没有一个人能说他不是钢铁侠。”




“Robert争取到这个角色的方式太神奇了,”《法官老爹》的导演,David Dobkin说,他告诉我“Favreau和漫威的其他人都不笨,他们知道这就是他们想要的促进效果。而我碰巧是个相信试镜的人:能把片段演好的人只有一个。”




钢铁侠之后Downey陆续接到了他演艺生涯中最好的大作:钢铁侠的续集的主角毫无疑问还是他,然后是Guy Ritchie的《大侦探福尔摩斯》,Ben Stiller的《Tropic Thunder(热带惊雷)》——这使Downey得到了他的第二个奥斯卡提名;然后是复仇者联盟,Downey的钢铁侠合约给他带来了500万美金的收入。《复仇者联盟:奥创纪元》正在拍摄中;《大侦探福尔摩斯3》还在筹。但现在Downey最放在心上的就是《法官老爹》:因为这是Team Downey出品,因为他和他的妻子一起参与制作,更因为这不是关于超级英雄而是关于人性本身,这影片里,他扮演一个辩护律师。回荡着Robert Downey Jr 从罪恶到救赎的声音。




奥德赛




我们享用完晚餐,坐着继续聊天,Downey靠在椅背上和他的espresso,他身后是一扇开着的窗户,他看起来有些疲累,就像他忙活了一整天,总算可以歇下来了。




我问他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他说Team Downey。“我们正在进行的有电视相关的,电影相关的,还有翻拍一些神话寓言故事的计划。我向你发誓,故事创作绝对是我跟susan的催化剂,我爱极了她的心思……”




“但我告诉你我真正期待的是什么,”他脸带微笑地说。他犹豫了一下,站起身来,跑出了房间,一分钟之后拿着一张照片回来了。“你会想戴好眼镜再看的,”他说。那是一张3D超声照片,让你还没出生的孩子看起来包好的小太空人,从宇宙深处来到你身边。“是个女孩!”他说。她很漂亮,紧闭着双眼,举起小拳头的动作像个有力的敬礼。我告诉Downey他家将要来一只小黑豹了。“还有别的,”他说。我们走出屋外,屋前泊着一辆盖着车罩的车,巨大得像只猛犸象。我猜是悍马,然后我又猜是路虎。他大笑着揭开谜底,那是一辆迷你面包车。一辆本田奥德赛,非常好,我想。在一个晚上里我看着这个男人像我们其他人一样在这条路上驾车,从两人座的机械猛兽到四个轮子上的首饰匣子,沉闷得可以让你昏昏欲睡的那种。




“如果我有两个小孩要放进车里,”Downey解释道,“我得做好准备啊。”

Agent Wayne:

【钢铁侠】概念图。(art by Ryan Meinerding)

●[图1]来自导演乔恩·费儒的点子,托尼更换/维护自己胸前的反应堆。与图中全机械化操作不同的是,电影最终让小辣椒亲手取下旧反应堆。
●[图3]为弃用的结局,托尼向杰夫·布里吉斯饰演的反派Obadiah Stane伸出援手,想要救他一命。

Agent Wayne:

【钢铁侠】

分享一波十年前《钢铁侠》的概念及分镜设计。这一幕,Tony Stark穿上了经典的Mark 3战衣。工业光魔通过这些细节丰富的关键帧和草图非常出色地完成了一套令人可信的机械制造和动态技术,使理想成为现实,造就了影片最难忘的场景之一。(art by Phil Saunders

【奇异铁】重来

ally:

替懒癌晚期的译者做了全文链接的小天使:P 大家鼓掌👏


多情应笑我啊:



这里是重来的全文链接。




感谢两位太太授权做一个小整理




这是我看过的最棒的奇异铁了。




希望有更多人能看到它。




第1—3章 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24cb3a




第4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260907




第5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26fca3




第6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283c66




第7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2cb8a7




第8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322884




第9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385c22




第10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410057




第11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425ce3




第12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4585ac




第13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476b85




第14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4a357e




第15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4b4933




第16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4d3167




第17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54dbbc




第18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64a28b




第19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65906f




第20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ba1446




第21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ba144c




第22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6f4275




第23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711f91




第24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717729




第25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730f7f




第26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76b019




第27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782271




第28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832cf1




第29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85daec




第30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8848b7




第31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904a0b




第32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98e2a6




第33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ab80b4




第34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ba1456




第35章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bbfecc




           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bbfed6




第36章 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c39219




第37章 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cf0072




第38章 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ee6dddbe




 




未完结,持续更新。




原作者: @IViv 




原作网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译者: @ally 




感谢两位太太。


Clandy:

复联3里最让人难过的片段.....
看完后让我一秒钟入了虫铁.......
然后整个人都开始恍恍惚惚的,心里不知道什么滋味。

眠狼:

复联3上映倒计时3天!给画过的虫铁整理个小合集,他们这么甜,不尝尝吗?